我思う。ゆえに我在り。
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R_H_Felidae_Athena/works
欧米ファン
日本語
ギリシア神話
ハリポタ
動物大好き
Guokeファン
興味が多い

刺客

刺客(女王Root ×刺客Shaw)

R级,祈祷不要被吞……

女王Root 把TM囯治理得井井有条,为人甜美可爱(不过天知道她在对待不喜欢的事物的时候和对她感兴趣的东西的狂圌热是有多么吓人!)但她做事和对人的态度很独特,就像----就像是跳出了人类的思考范畴,所以喜欢她的人很多,憎恨她的人也不少。也正因如此没有人真正了解她。可以说,她有忠心耿耿的臣民,有无尽的泉力与财富,但是没有真正能走进她内心的人。尽管她是个成功的君主,可是自她登基以来确实仍有几次暗圌shā未遂。

于是皇家侍卫队队长Fusco不顾女王的阻止,每天派60个魁梧剽悍全副武圌装训练有素的保圌镖寸步不离女王。

然而女王不信任任何保圌镖。可是尽管不乐意,但Root 也没fǎ阻止这些忠心耿耿的jǐng卫跟着她去自家huā园散步。

女王在huā园中徜徉,百无聊赖地思考着人生。如果说万物的未来都有无数种可能性的话,她棕sè的大眼睛凝视着的一棵枞树上就可以无风而自行晃动----可是问题在于----那样的抖动不是风吹的。

一个黑衣女子从抖动的叶片间闪现,只一瞬间就纵身从树上轻巧而优雅跳下,径直朝Root 冲过来。

一切都像慢动作回放般,Root 清楚地看见那个身形矮小的女人如何灵巧地穿过最前面保圌镖的阻拦,然后像游戏般打翻了后面的体格健壮魁梧的保圌镖,躲开更靠近自己的保圌镖射圌出的子弹。她随手抓圌住一个大块头保圌镖,以其身做盾,手上的qiāng做矛,瞬间又是推进了十几米。

Root 毫无畏惧之sè,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这场shā圌戮。

然而最后一名保圌镖也倒下了。刺客转过身来,手里拎着吓人的利刃。此时女王终于近距离看见了刺客的正脸,Root 不jìn长长地倒xī了一口气。

然后Root 掏出了电击qiāng,淡定地击中了刺客。

闻声赶来的吓得半sǐ的众人七手八脚地把一片狼藉处理好,并把昏迷的刺客关进了最高级别的牢圌房里,派了更多的守卫层层把守。

回到宫中,仅仅休息了一下的女王不顾Finch 大臣的阻拦,执意要去狱中拜访那位刺客。

女王换上一身新礼服,走进了层层防护的牢圌房。一旁的狱圌jǐngReese 向女王报告着囚犯的情况:刺客早早就从电击中苏醒,又打翻了7名士bīng;从她身上搜下的武圌器摆满了半个囚圌室;苏醒后什么也没交代。

带着一脸笑容的女王一边听着Reese 的报告,一边细细打量着这个刺客。当Reese 终于说完之后,Root 说道,“好了,我要和这位刺客小圌姐单独谈谈。”

真-一脸懵bī的Reese 结结巴巴地说道:“女、女王陛下,恕我直言,她是个危险的刺客。她随时有可能对您产生威胁!”

女王只是看了Reese 一眼,她美丽得如同希腊神祗的脸庞毫无波澜,但Reese 明白了。他只好尴尬地退了出去,但他悄悄地拿出了qiāng,准备随时都能冲进去解救女王。

女王绕着被五圌huā圌大圌bǎng在椅子上的刺客转了一圈,然后她蹲下圌身圌子,双手支在刺客的tuǐ上,双眼直勾勾地望进囚犯深邃不见底的黑sè圌眼眸,带着毫不掩饰地好奇心说道:“Sameen Shaw ,世界上最危险最厉害的shā手,谁派你来刺shā我的?”

Shaw脸上波澜不惊,但是心里确实荡起了一丝涟漪。她自幼几乎不受情绪干扰,在被医院开除之后后她最终选择了当一个职业shā手,她发现比起治人,她更擅长shā圌人。她一向精于此道,无论是哪一方面。所以虽然黑圌暗社圌会人人都知道有个叫做Shaw的顶级shā手,但没有人知道她的面貌如何,更没有人知道她的教名。更何况,女王的甜美可人的名声在外,她也不像是了解黑圌暗社圌会的人。

Root 给人一种强大的威圌bī感,即使不用言语,见了她的人也总是会屈服于她的压圌迫而收敛自己的看fǎ。就算是冷面狱圌卒也无fǎ拦住女王单独与刺客共处一室,即便是超级爱碎碎念的Fusco队长也不得不减少对女王的「过分」保护。而Shaw绝不会屈从于来自她的目标的威圌bī利诱,即使她笑容甜美长相迷人却举着块通红的烙铁压在自己身上。

Shaw毫无惧sè,瞥了一眼冒着热气的烙铁,冷冷地挑衅地答道:“我挺享受这些东西的。”

女王发自内心地笑得更开心了,“我也很享受呢。”说着就要往刺客脖子上烫。

这时Reese 狱圌卒突然出现,急匆匆地报告:“女、女王陛下,Fusco 队长找您……”

Reese 还没说完便抬眼看见了眼前诡异的xíng圌讯场面,尴尬得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在哪里,常年黑脸的Reese 变成了红脸Reese 。

Root 的笑容没有变,她意犹未尽地直直地盯着刺客看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真是遗憾呢,”Root 唱歌般说道,“我们会再次见面的,刺客Shaw。”

Reese 下巴掉了下来。Shaw?那个道上最黑圌暗最可怕的刺客?为什么女王陛下认出了她!被她盯上的人可是没有一个活下来的!

女王没有搭理满脸惊愕的狱圌卒。她最后看了一眼一脸冷漠的刺客,强调道:“我们会再见的。”

处于惊恐状态的Reese 完全没有注意到女王离开时抛给刺客的媚眼。   

******

当Shaw确认那个像疯圌子一样的女人走掉之后,开始致力于摆拖身上的镣圌铐。只要她想,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可以困得住Sameen Shaw 的。

可是哦!她shāsǐ过世界上最有名的将jun,曾经干翻了一整队荷qiāng实弹的特种bīng,今天居然栽倒在一个看起来弱不jìn风的竹竿女手中!真是有损英名……Shaw忿忿地想着,会再见的是什么鬼?!

再见的意思就是我会再见到你而我是你最后一个见到的人!!!

Shaw咬牙切齿地卸着手铐,力度大得几乎扭弯了那冰冷的精钢。

晚些时候,Shaw摆拖了所有的镣圌铐,并且就越狱已经设计出了十个方案。这时远远地传来喧闹声,听上去好像有人被押过来了。

Shaw赶紧假装用镣圌铐铐住自己。

一个伤痕累累的深sè头发女人被看圌守cū圌bào地塞圌进了Shaw所在的牢圌房,然后同样被五圌huā圌大圌bǎng起来。

当那女人抬起头时,Shaw心里暗暗吃了一惊。

是Martine Rousseau 。在刺客这一行中,Rousseau 仅次于Shaw。而如今,Root 把世界最顶尖的刺客都生擒了……

等等。Rousseau 身上穿的衣服跟她一模一样!两人的囚犯编号也是一样的!

Rousseau 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俩身上有什么共同之处。她盯着Shaw,露圌出个讥讽地微笑:“我说----”

ShawRoot 本没让她说完。她摆拖形同虚设的镣圌铐,bào起扭断了Rousseau 的脖子。

*******

一个看圌守端着饭菜进来了。

Shaw正等着这一刻。她毫不费力地打晕了那个可怜的看圌守,然后穿上他的衣服,别上他的钥匙。

餐盘打翻在一边,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滚到了Shaw的脚下----

是一枚定时zhà圌弹。

有人在帮她越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趣的事情了吗?

Shaw什么也没想,安好了zhà圌弹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牢圌笼。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bào圌zhà,全监狱里响起了刺耳的jǐng报声。Shaw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一路上躲着士bīng和摄像头,除了打翻了几个慌慌张张叽叽喳喳的新bīng弹圌子看圌守之外,Shaw的越狱堪称越狱一路顺利。当Shaw快要走出这座戒备森严的见鬼监狱时,脖颈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她晕过去前瞥见一抹张扬的棕sè波浪。

******

Shaw在一间密室里醒来。有手铐和脚镣限圌制着她的自圌由。

她摇摇头。如果那些家伙还觉得这些玩意儿可以困住她,那真是太气人了。

当她开始动手以摆拖束缚的时候,却发现这不是一般的设计。像是……天造地设般的完美。

可Shaw更聪明。没人困得住她。Shaw的嘴角露圌出一丝讥讽的微笑。

解圌开手铐huā了Shaw一些时间,不过当她终于解圌开了手铐之后,脚镣当然也不在话下。

可是是谁胆敢在女王的眼皮底下帮她越狱呢?之后这个特别的囚圌jìn又是怎么一回事儿?Shaw一边松开脚镣,漫不经心地揉了揉脚腕,一边想着。

Shaw站起身来,细细扫视了房间一圈。上锁的门有着繁复的安全设计,所以ShawRoot 本没费心思撬门,而是直接掰弯了窗上的铁栏杆并zá开了玻璃,从小小的窗口逃了出去。

钻进通风管道里爬行了怕是有数小时了,Shaw有些气恼地锤了锤鱼惷的管道。

她回想起任务前仔细看过的那张城堡平面图。那张TM囯的皇室地图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可è。Shaw恨恨地暗骂着,一边凭感觉向左边的通道前进。

Shaw揭开了挡风板,轻圌盈地从通风管道里跳下。huá丽的满是粉sè和紫sè的装饰令Shaw翻了个白眼。当她发现这是女王的寝室时她的白眼已经翻到后脑勺了。

没想到TM囯的女王居然喜欢这样的风格……

她应该完成她未竟的任务的。带回TM囯女王的脑袋,正好可以洗刷她被活捉了的齿辱。

可是当Shaw用铁链(从脚镣上卸下来的)缠在女王纤细的脖子上时,床圌上的人睁开了水汪汪的褐sè大眼,突然说话了:“动手吧。”

Shaw顿住了。

“动手啊。我希望你动手。”Root 睁开眼睛,平静的望进Shaw的眼睛里。

Root 进一步抓圌住了Shaw的手。“动手吧!”

Shaw的手没有动,但铁链也没有离开Root 的脖颈。“如果我不shā了你,我也就不能活下去了。”Shaw说道。

“你不是只有这些选择。”

“比如……你可以选择当我的私。人。保。镖,然后顺便干掉SΜ囯的那个老褶子。”

“这样,你就不必担心你作为职业shā手的名誉受损,而我也不用担心别人指责我居然让一名重犯从自己眼皮底下的监狱逃了出去了。”Root 眼神火圌辣辣地盯着Shaw的眼睛,她的手一路向上,抚过刺客结实有力的胳膊,停在她的肩上。

“你还知道有关我的什么?”Shaw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一切。比如……你的父qīn,在他出车祸之前带你去看了一场棒球比赛,还……”

感受到了脖颈上突如其来的压力,Root 明智地闭了嘴。

Root 停顿了一会儿,待bào躁的刺客充分冷静下来,她轻轻地说道:“Sameen Shaw ,当今世上最出sè的刺客,jun人,前医生,我读过你的档圌案……信不信由你,可我真的是你的铁杆粉丝呢!”女王的语气逐渐上扬,尾音带着狂圌热的颤圌抖。

“而且……Sameen ,你真的要在一个一直很崇拜你的女孩帮你越狱之后还不接受她的邀请吗?”女王噘圌起嘴,用相当委屈的声音撒jiāo道(多大年纪了?天哪……)。

“再加上……那锁链如果不是我有圌意为之,你觉得你逃得出来吗?”

“是啊,那副手铐和脚镣是我qīn自为你设计的哦!我非常高兴你把它用在了对的地方噢!”

Root 顿了顿,留出足够的时间让bào躁的shā手生闷气。果然,Shaw的嘴唇抿成了锋利的一条线,黑曜石般的眼眸里闪着实实在在的怒火。

好一会儿,Shaw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Root 见此,于是愈发胆大起来。她看准机会将两人的位置翻了个个,“但是,离开还是留下,选择泉只在你。”Root 轻轻笑着,然后她用她那hán情的眼睛深深地望进刺客深邃的黑眸中如是说。Root 棕sè的长发像瀑布一样从肩上xiè下来,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她的表情在阴影中看不真切。

Shaw接下来的动作完全在Root 的预料之中。她只一用圌力,瞬间就把Root 摁在了身下。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Shaw俯身咬住Root 的锁骨,随手把锁链丢在一边,用右手代替了链子掐在Root 纤细的脖颈上。

“……你,swеetie. ”Root 用略带窒圌息的声音甜腻腻地说道。

下一秒,Shaw蛮横地撕圌开了Root 轻薄的丝绸睡袍,将小巧的胸圌部纳入口圌中。

Root 一点也不惊奇Shaw只用一秒就挑圌起了她的欲圌望:拜托,这是她看上的小刺客呢!

Root 沉浸在Shaw极富技巧却带着不容置疑的cū圌bào的tiǎn圌shǔn 中,不觉呻圌吟出声。

Shaw的唇圌舌在mài力取圌悦着Root 的胸rǔ的同时,带有薄薄老茧的双手在Root 的身上大肆游走,给白圌皙的肌肤烙下鲜红的痕迹。她的手掌有力地掠过Root 平坦的小腹,潮圌湿的三角区,来到了敏圌感的大圌tuǐRoot 部。她的手指浅浅地划过Root 的大圌tuǐ内圌侧,Root 不jìn轻声低吟。接着她的手指复而向上,在到达目的地前碰到了一Root bǎng在大圌tuǐ上的皮圌带。

皮圌带上什么都没bǎng。

刚刚还压在Root 身上的刺客被掀翻在了床圌上,Root 压住体圌内刺客引起的汹涌情潮(这可不容易,她觉得她都湿圌透了),笑眯眯地用颤圌抖的声音对Shaw说:“对你的目标’下手‘前记得搜圌身哦!”

“电击器是个好东西,不过对于你这样的shā手来说是不是不够带劲儿?”Root tiǎntiǎn嘴唇,俯身把耳朵贴近Shaw:“什么?我只有十分钟不到?那我得赶紧了,不是吗?”说完,她就拖圌下了Shaw的衣圌裤,速度快得让Shaw僵硬地挑了挑眉máo。

Shaw用一种非常感兴趣且带着享受的表情看着她,Root 于是坏心眼地想抹去这个表情。她把Shaw的衣物丢在一边,但在碰到Shawbǎng在手臂上、大圌tuǐ上还有小圌tuǐ上用来束起隐zàng武圌器的皮圌带时,她留下了它们。

太TM性圌感了,真的。

接着Root 俯身品味Shaw的丰圌腴。然后,Root 的唇圌舌往下,tān婪地品尝那健美的腹肌。

她继续往下,灵巧的手指上下翻飞,丝毫不落后。

她啮咬着Shaw的肌肤,在上面留下了各种红痕。她的手在线条优美的胴圌体上危险地游走,轻巧地掠过诸多伤疤。

接着,Root 让Shaw疯狂。她手口并用,让身圌体还僵硬着的Shaw也不jìn嘶喊出声。

电击导致的麻痹,让Shaw的注意力完全圌集中于Root 的动作,这让Shaw很快就攀上了第一次高峰。但很显然,Root 没打算放过她,Root 的舌圌尖甚至非常调皮地卷了卷。当她退出手指准备继续干坏事时,Shaw突然动作起来。

Shaw抓圌住Root 的双手,狠狠地用圌力向上拉起,力度大得令Root 惊叫一声,接着Root 被摁着手钉在了床圌上。

“你觉得电击可以让我就范吗?“Shaw沙哑着嗓子说。

“当然不。”Root 笑眯眯地回答。

接着Shaw凶狠地一口咬住Root 纤细的脖颈,痛感和快圌感从皮肤相接的地方zhà裂开来,Root 不jìn呜咽起来。有了上次的教训,Shaw的唇圌舌扫圌荡着Root 的身圌体的同时,双手抓圌住Root 的手不放,即使她舌圌头到了Root 的tuǐ心也不松手。

Shaw灵巧的舌圌头一下一下挑圌逗着Root 的欲圌望却不给她痛快,于是Root 的呻圌吟便一声比一声急促而撩人。

不知过了多久,当Root 的嗓子沙哑得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Shaw这才满意地抬起头来。Root 以为这停顿是Shaw的小情圌趣,闭上了眼睛。可是当停顿的时间超过她预料的时候,Root 从累积的快圌感中落下,不解地睁眼瞪着Shaw。Shaw拿着链子坏笑的样子映入眼帘,只一下子Root 的双手就被束缚在了床边。

“用在正确的地方?这就是你想要的吗?”Shawxié圌è地说着,不等Root 回答就狠狠进入了她。

Shaw的攻击既快速又精准,手指无情地律动着,准确地撞击着每一个敏圌感点Shaw的唇圌舌和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Root 身上敏圌感的地方留下一个个湿圌漉圌漉的,红通通的痕迹。

Root 忘情呻圌吟着,两眼不住向后翻。她的动作大极了,挣得链子哗啦啦的响着,连结实的床柱都不jìn剧烈地颤圌动起来。

Shaw又接着加入了第二只手指,然后是第三只。她不知疲倦地律动着手指,间或不断地改变节奏,以至于Root 的高圌潮来得是那么的猛烈。

从高圌潮中慢慢恢复过来的Root 扭了扭酸痛的身圌子,强行钻到了Shaw的怀里。

“好了……Shaw,你愿意当我的私人刺客么?“Root hán情脉脉地看着Shaw。

Shaw毫无表情地看着她。一会儿,她突然站起身,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Root 的不解地看着她的背影。

Shaw接二连三地发出了一阵令人mō不着头脑的尖啸声,听起来像某种猛禽发出的声音。

一会儿,一个巨大的黑影悄然降落在窗沿。

那是一只巨大的鹰。

Root 目瞪口dāi地看着Shaw从她被丢的到处都是的衣服里翻出一个小瓶子,小心翼翼地装进一张什么,然后把盖好的瓶子系在鹰爪上。

Root 走到Shaw旁边,一脸惊奇地看着Shaw和她的鹰。Shaw看见Root 走过来,一笑:“我早受够了那老褶子了。”

接着,鹰腾空飞起,卷起一阵轻柔的风。

Root 压住内心的狂喜,歪歪脑袋,问:“你送给他的是什么?”

“VX,一种无sè无味的神圌经dú剂,只要碰到了肉圌眼可见的量不及时抢救就完弹了。”

敢用一不小心连下dú的人都会被搞sǐ的dúyào实行刺shā,这cū圌bào的小刺客真的是可爱到bào圌zhà!

“这dúyào本来是准备给你的plan B。”Shaw欢乐地补充道。

“哦swеetie,不需要什么VX了,你就是我的dúyào……”说着,Root 把Shaw拽回到床圌上,咬住了她的嘴唇。

……从此君王不早朝。

※※※※※※

Fusco :嘿我的女王大人!你不能因为你的贴身侍卫嫌弃了我的身材就把我降级啊!我当年可是也很有身材的的……”

Reese :“女王陛下,您不能因为在宴会上有人夸赞了一下您的保圌镖就全都把他们抓起来啊!那个托马斯都被您丢进来几次了……监狱里都要关不下啦……”

皇宫特级厨师:“陛下,您不能因为三文治放了蛋黄酱就开除我啊,我有一堆账单要付呢……”

Shaw:“Root ,你每天没有其它的娱乐么?我是说除了黑进别人的电脑还有做圌爱之外?那皇宫里的生活好无聊啊,又不能每天突突突。”

自从Shaw成为了Root 的贴身保圌镖、私人刺客之后,Root 接到了这样的好多投诉。

于是Root 就建了个大型射击场,里面设施全部由她自己设计,真圌实刺圌激得让Shaw都兴圌奋不已。射击场内每天还24圌小圌时不间断特圌供黄芥辣三文治和美味牛排,因此她们有时几天都不出射击场。

当Shaw边吃牛排边吃Root 的时候,Shaw就再也不说皇宫生活很无趣之类的话了。

#脑洞有参考井伊直弼、金XX被刺事件,电影《特洛伊》和《钢铁侠2》XDD

评论 ( 1 )
热度 ( 62 )

© R. H. Felidae Athena | Powered by LOFTER